ペセタ円

ペセタ 円


在过去的一周里,我不断调整自己的交易策略,完善自己的交易计划。


  第一套是趋势交易EA的交易情况。


  趋势一旦形成,就不容易改变,一旦改变,就不容易再改变。


  在不确定性和偶然性出现的背后,它是相对稳定的。


  如果你不确定,你的心就会一直被价格波动所折磨。


  只有相对稳定,操作才会变得轻松。


  趋势交易要注意循规蹈矩,需要耐心等待再次入市的机会。


  进场后要为自己设置止盈、止损和风险控制管理措施。


  止损需要设置在波动范围内。


  借助这些交易者的支撑压力常识,设置在波动范围之外,这样的止损是有效的。


  不容易被扫描,可以控制风险,还可以辅助验证趋势,帮助过滤波动。


  真的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全能选手。


  下图中统计的是趋势EA交易策略,主要交易一个货币对


  美元/加元(USD/CAD)分段交易,交易完成后,等待市场达到预期,再进行平仓。


  未平仓时,不输入其他交易指令。


  只交易一个货币对,不交易第二个货币对。


  以下是相关交易策略返回的数据。


  上图是整个交易过程中损失最大的一次。


  最大跌幅为22.4%,相当于1000美元,最大仓位损失224美元;这是由于专家顾问参数的初始设置,将最大回撤率提高了20%以上。


  算法交易指的是我们使用EA的智能下单率。


  所有的订单都是机器下单,没有我们的人工干预;交易活跃度是指每天的交易活动。


  同时,我们也看到两个数据。


  盈利的交易占93.5%,亏损的交易占6.5%,也就是在这个交易过程中,盈利的订单占总订单量的比例。


  交易曲线平均值的统计上图是策略交易情况下的利润和均值。


  从均值来看,利润是比较乐观的。


  有的会特别高,说明盈利能力比较高。


  风险损失比最高的是上图不难理解,这是我们交易账户在正常交易过程中的账户余额。


  绿线是账户净值


  由于操作之初参数设置错误,回撤率增大,净值波动较大。


  随后的操作都很正常,上下波动不大。


  策略近期交易状况上图显示了该账户最近几天的所有交易统计,每日订单量、盈亏、盈利情况及相关交易数据外汇利率决议的基本知识有哪些?在今天的文章中,我们将学习外汇利率决议的相关知识,了解外汇利率决议的概念。


  希望对大家了解外汇投资有所帮助。


  利率决议是经济报告的一种。


  在外汇利率决议中,中央银行负责管理短期利率,以实现中期低而稳定的通货膨胀目标


  外汇交易员在学习外汇知识的时候,也要了解利率决议的知识。


  美联储是最著名的央行。


  欧洲货币联盟的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通常每月召开两次会议


  在每月的第一次会议上,管理委员会将做出货币政策决定。


  会后,欧洲央行行长将在新闻发布会上详细解释其货币政策决定。


  瑞士国家银行在每年的3月、6月、9月和12月对货币政策进行评估,然后制定瑞士法郎的目标汇率。


  英格兰银行的货币政策委员会每月召开一次会议,制定英国官方银行利率。


  在澳大利亚,除1月外,澳大利亚储备银行每月召开一次会议,确定短期利率,也就是/现金利率/的目标。


  在美国,美联储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每年召开8次会议,决定其货币政策。


  在会议结束时,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宣布联邦基金的目标利率及其理由。


  公开市场操作是公开市场委员会用来影响联邦基金目标利率的主要工具。


  这个利率是银行将剩余的联邦基金借给对方的利率。


  联邦基金利率的变化将导致金融机构客户融资利率的变化,从而影响基金的总需求和经济活动。


  公开市场委员会的会议记录会在会议结束后三周公布,这些记录往往为委员会的政策前景提供重要线索。


  经济表现可能并不支撑央行收紧狭义流动性  去年支撑经济的三板斧,出口、地产、基建。


  首先出口层面,高基数叠加大宗价格抬升,我们认为后续出口大概率将承压回落,虽然下行速度未必会特别快,但随着海外发达经济体自身生产的恢复,我国出口逐步走弱的概率仍不低。


  其次是地产,虽然一季度地产支撑仍较强,但按照我们之前分析,随着政策严控,地产滞后回落是迟早的事。


  最后基建层面,无论是专项债发行速度偏慢还是政策出台等,一定程度上其实都反映了基建后续支撑动力的不足,甚至可能面临压降的约束。


  去年经济在疫情冲击后,回升的特征是消费慢,生产快,而工业生产加快主要是出口需求旺盛、基建和地产投资回升的拉动。


    但今年来看,情况有所相反。


  随着疫情受控以及疫苗接种推进,服务业的消费开始明显发力,餐饮、旅游、电影、商务会议等服务业消费大体上回到疫情前甚至超过疫情前。


  但服务业消费回升的同时,中国和美国的耐用品消费(家具、家电)开始放缓,对应到制造业的需求开始回落。


  毕竟民众一旦恢复正常生活,必然是先恢复服务业,但居家时间减少会导致对家里使用的各种耐用品需求下降。


  中国的出口增速有开始回落的迹象。


  而缺芯片也使得不少中下游制造业行业的生产开始放缓,比如家电、电子产品和汽车等产业。


  因此,今年的经济格局来看,可能跟去年相反,出现消费改善,但生产回落的现象。


  随着二季度信贷额度收紧以及地产调控趋严,如果地产和基建投资也开始回落,那么工业生产动能也会继续下行,PMI走弱,并带动PPI的环比回落。


  最新4月PMI数据显示生产、需求同步走弱,也印证了我们的一些判断。


  历史上来看,PMI与债券收益率基本同步,如果PMI走弱,货币政策难以明显收紧,甚至可能放松,债券利率可能是下行而不是上升。


    从政策逻辑上看,如果央行在5-6月份都没有收紧狭义流动性的动作话,三季度经济表现可能不会再给央行收紧的机会。


  因为一旦地产受控、基建压降,那么下半年来看,支撑经济动能的重任只能落在消费层面。


  但考虑到消费对经济支撑毕竟有限,综合下来经济动能可能会延续回落,央行自然也就没有收紧的必要,反而会考虑是不是需要重新放松货币政策进行逆周期调节。


   5月可能成为决定债市胜负手的关键期  综合我们上述分析来看,其实对市场来讲,当前谨慎的债市情绪可能会在5月迎来最终的决胜负,暨央行到底会不会收紧狭义流动性。


  如果央行5月没有进一步收紧的动作,那么后面再收紧的概率就比较低了,债市的局面也会变得更加清晰:央行在通胀风险抬升阶段都没有收紧狭义流动性,那么下半年一旦经济走弱、通胀回落,那么央行就更没有必要去收紧货币政策了。


  最新政治局会议提及,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其实进一步降低了货币政策收紧的可能性。


    市场当前对下半年经济走弱的预期其实也比较一致,更多的分歧还是在于接下来的一两个月。


  一旦央行没有出现“紧一下”的操作,那么债市可能会迎来空头的一波回补,利率可能会加速下行。


  今年10Y国债利率中枢水平可能在3%,突破回落至3%之下也是有可能的。


  按照央行政策思路,引导市场利率围绕MLF利率波动,2019年10Y国债利率中枢水平大概在3.2%,而当时1YMLF利率则在3.3%、1Y国股存单利率则在3.1%-3.2%附近。


  历史上来看,除非资金面特别紧张或者特别宽松的情况下,10Y国债利率与1Y国股行超AAA存单利率基本持平。


  如果按照与2019年对应关系来推论,在央行后续不会收紧狭义流动性的前提下,1Y国股存单大概率围绕2.8%-3.1%附近波动,相比于2019年下行20bp左右,那么按照这种锚定效应,因为MLF利率低于2019年,同业存单利率中枢也应该低于2019年,那么10年期国债的中枢也应该是比2019年低的。


  所以,如果今年货币政策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那么10年期国债利率就会跟随1年期存单利率的中枢下降而下降,10年期国债中枢水平可能降至3.0%,即部分时间段利率可能是低于3.0%的。


  

交易 波动 上图 交易过程 交易策略 净值 货币对 的是 止损 订单 利率 公开市场 外汇利率 联邦 决议 货币政策 会议 委员会 管理委员会 目标 利率 收紧 回落 出口 走弱 经济 货币政策 流动性 中枢 消费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为《 黄金外汇开户网》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vjiaoyi8.com/whtz/1203.html
正文到此结束

热门推荐

已有0条吐槽